7.0

2022-08-31发布:

逗笑重组:孟鹤堂上演“喷饭”之作!烧饼意外勒住“狗子”!

精彩内容:

不提綜藝,直入主題!

毫無疑問,孟鶴堂和“四哥”曹鶴陽合作的這段“導口”作品,是本期競演環節中非常拔尖的表現。無論是台下的觀衆,還是後台的師父、大爺,都被逗得前仰後合。這不是孟鶴堂第一次在“鬥笑社”的競演環節中運用“導口”這個傳統,而又很討喜的表演形式了,而且,“燒餅”之前也使過。但這一次,小孟通過一些臨場的發揮,成功地將台上台下互動,以及綜藝環節與競演環節聯動,使得現場效果爆棚!從他拿起盒飯邊吃邊說的那一刻起,就已經把這段作品,深深地烙上了“孟鶴堂”的印記!雖然說臨時把“妹妹”拉上台的這一個橋段並沒有提前設定,但就是這樣的出人意料,也無意間起到了“爆炸”的效果,看著孟、曹兩人在場上已經完全被“妹妹”的臨場給“破功”的樣子,只能說,這個作品已經被他倆“玩嗨了”!

雖然有著師哥張鶴倫的“追趕”,但不得不說,現在的孟鶴堂從舞台的表現力上,在我看來已經是德雲社中,僅次于郭、于兩位和嶽雲鵬之後“中流砥柱”。乍一看似乎有些誇張,但平胸而論,以現在德雲社中的幾對“台柱”來比較,嶽雲鵬之後,高峰與栾雲平二位已經奔著老藝術家的方向堅定不移了;“少班主”郭麒麟由于“久疏戰陣”,就相聲的業務水平上而言,下降說實話是顯而易見的;像九南、九熙一些“九字科”的師弟尚未達到成熟期,抛開個別“超人氣”組合之外,真正能在相聲表演上出類拔萃的,也就數小孟和張鶴倫這兩人了。而如果以兩人比較的話,孟鶴堂還是要明顯略勝一籌!當然,這也和連續的“勝利”有關,“相聲有新人”的冠軍明顯給小孟提升了相當的信心,這種習慣“勝利”的感覺,是相當重要的。雖說張鶴倫在創作上占據明顯優勢,但在一些關鍵場合的自信心體現上,就有些“弱勢”了。

當然了,張鶴倫也是極其優秀的。但如果就本期和大楠合作的作品來說,以張鶴倫以往的以人物切換表演類型的作品來說,屬于中等甚至偏下了。大家一定有印象,在本季中,張鶴倫與栾雲平合作過一段非常經典的“拍廣告”的段子,期間的“廣告”人物塑造可謂是非常生動活潑,“白娘子”與“小青”的組合,直直把人笑到肚子疼。相較而言,張鶴倫這次和王九龍的表演,就明顯差了不少。兩人在“酒鬼”和“美女”之間的切換,既不自然,也缺亮點,總不能把張鶴倫“醉酒倒地”和被九龍拖著走當成最大笑點吧。

以我的觀點而言,與其說是表演上的問題,倒不如說是選題的緣故。張鶴倫的強項是創作,表演風格上,以偏“賤”爲主。這當然不是貶義詞啊。單說這個作品,如果以“小白”原配來搭,郎鶴焱的舞台表演能力也屬上乘,對于這個作品,應該能有更好的呈現。但是問題也正如此,這次張鶴倫的搭檔是並不以舞台表演能力見長的王九龍。本身,雖然年輕,而且經常在台上有一些“驚人之舉”,但實際上九龍的捧哏是極偏傳統的。再加上身材過高,身體協調性也屬一般,確實不太適合這種需要大量“使像”的活。從一定程度上來說,作爲隊長,也作爲師哥,沒有選個適合兩人的作品,也確實對本場的表現有影響。最終的分數,也是個比較公允的體現了。如果不是在綜藝環節中優勢過于明顯,本場競演鶴倫隊被打散是沒啥懸念了。

繼續站在“捧哏”位置的“燒餅”,也不知道是不是綜藝玩累了,在給“狗子”張九南“站”的時候,似乎有些心不在焉。不僅在九南抛出一些需要迅速回應才能起效的包袱時,反應略顯遲鈍,同時在一些“氣口”上甚至直接不做聲,就是站在那看著。這樣張九南幾次明顯有些“晃範兒”。更有甚者,居然在九南明顯還在表演中的情況下,莫名其妙地把捧哏演員標志性的“結束語”提前說了出來,讓正在打板的“狗子”一愣,然後硬生生的把已經快出來的台詞憋了回去,直接影響了整個作品的效果!不得不說,原本在捧哏角色中已經得到不少好評的“燒餅”,這回是有些發揮失常了。

再說張九南,我覺得“狗子”本場的發揮算是很不錯,他很好地把自己最強的優勢給展現了出來,這段繞口令,也讓師傅和于大爺贊歎不已。功底當真厲害!一直覺得,九南的“嘴皮子”功夫,在整個德雲社中,與高峰、李雲天等個別高手一樣,都是“天花板”級別的存在。而且年輕是一寶,這個28歲的小角兒,明顯已經被師父越來越看重了!用句老話:假以時日,必成大器!

至于老秦和九郎嘛......

從進步的角度上來說,沒錯。可就作品而言,說句實在話,真沒給我留下什麽印象。當然了,對于功力尚淺年輕的演員來說,如此頻繁的創新與展示,難度自然是偏大一些。要求不高,自然是過得去的,但“鋼镚”數量在那擺著,想對得起觀衆的那些投票,秦霄賢任重道遠呀!

8輪過後,陣容再次重組,後兩期的新賽制,必然會有新的高潮出現!然而,還是可惜,九熙和壯壯了......

不過,誰知道呢?說不定......